返回首页 >>   
资源
设计您自己的胶囊
知识中心
常见问题
关于胶囊剂
文献与案例
营养补充剂的参考指南
相关链接

一颗美国胶囊的监管

作者:孙卓 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

摘要:没有哪家胶囊企业希望自己的名字出现在FDA警告信中。

      对于全球制药业来说,1931年一项不起眼的发明,有着特别的价值。

      那年在美国,在一家名为帕克—戴维斯(Parke-Davis)的公司——一度也是全球最大的制药企业,工程师阿瑟·科尔顿成功地设计和制造出一套自动设备。它能够同时制造胶囊的囊身和囊帽,然后把它们组装起来。

      世界上第一粒机制明胶硬胶囊由此诞生,药用胶囊的自动化生产时代开始了。制药企业再也不用像在胶囊手工制作时代那样,担心胶囊的断货了。时至今日,空心胶囊的生产线仍然是基于科尔顿的设计来改进的。

      81年过去了,帕克—戴维斯公司早已被药业巨头辉瑞收购。而帕克—戴维斯旗下主要的胶囊制造厂Capsugel公司,也随着辉瑞的扩张而在全球——包括中国苏州设厂制造药用胶囊。

      与第一粒机制明胶硬胶囊同一年诞生的Capsugel公司,其全球总部设在美国新泽西州,生产处方药、非处方药及保健品所需的胶囊。如今,Capsugel公司每年为全球生产约1900亿颗胶囊,包括明胶硬胶囊、液体填充胶囊等,占全球市场的约50%。

      在胶囊质量安全成为公众关注话题的当下,机制明胶硬胶囊的“鼻祖”如何保证其生产出的每一颗胶囊都是安全的,成为可供同行借鉴的经验。

签约前检测供应商厂房设备

      Capsugel的主页上称,该公司在全球拥有超过300名工程师、50名科学家和2800多名员工。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查阅资料发现,该公司在全球9个国家开设胶囊厂,如此算下来,其每家工厂的人数不超过350人,生产的自动化程度相当高。而所有这些工厂的质量控制标准,都源自Capsugel在美国唯一的工厂。

      这家位于南卡罗来纳州的工厂质保主管杰瑞·雷恩特兹(Jerry Rentz)日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采买明胶的过程是决定胶囊是否安全、达标的一个重要因素。

      “确保成品胶囊达到安全标准的一个重要前提,就是购买明胶的过程要严格遵照安全标准。我们所有的明胶供应商都要保存一切相关的文件供检查,这样才能让原材料的所有来源都有据可查,”雷恩特兹说,“我们有自己的明胶认证体系,任何明胶生产商都要通过多道程序才有资格成为我们的明胶供应商。”

      雷恩特兹告诉本报记者:“在每个阶段中,都有必需的步骤对明胶供应商进行完整和清楚的质量检测。甚至在这个供应商为我们生产明胶之前,他们的厂房、设备和原料都必须通过我们的检测,符合标准后才可以进行生产。”

      接下来的程序是:在供应商生产出明胶后,明胶必须达到和符合Capsugel的质检标准,才能最终同Capsugel签署供货合同,成为Capsugel的明胶供应商。

FDA利器——483报告

      雷恩特兹表示,美国的胶囊生产监管体系非常严格,受到地方政府、州、联邦的多层监管,并且还要受到国际药用辅料协会(IPEC)、医药质检组织(PQC)以及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(NSF)等第三方机构的监督和检查。

      最重要的是,美国胶囊企业的一切生产活动必须得到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(FDA)的认证。如果FDA在检查中发现任何一道工序没有达到FDA的质量安全标准,就会当场把这家工厂的问题写入一份483报告。

      483报告也称缺陷报告、现场观察报告,它是FDA检查人员根据cGMP(动态药品生产管理规范),对医药企业的质量体系进行现场检查过程中所发现的不符合cGMP之处列出的问题清单。FDA检查人员必须向生产商的负责人当面宣读这份报告,以确保对方清楚FDA的结论,再由生产商自行决定下一步要采取怎样的整改行动。

      对于被开具483报告的医药企业,FDA要求其在15个工作日内就483报告内的事项作出回复,否则FDA有权发出警告信。可以想象,没有哪家企业希望自己的名字出现在警告信中。

药厂自检进口胶囊

      根据FDA最新公布的数据,2005~2011年,按金额算,美国从国外进口的医药、保健用品增长了13%。在美国国内市场上,用于成品药的原料也有80%需要进口。

      FDA上个月公布了一份《全球实践报告》,目的就是加强对各类进口食品、药品等商品的监管和检测。目前,FDA的监管,直接或间接涉及全球150个国家和地区的13万家贸易商,以及30万家外国生产机构。但专家认为,对于药品特别是胶囊等原材料来源涉及多个供应商的药品原料,FDA的监管仍然存在安全漏洞。

      “医药领域越来越全球化。美国的成品药中,很多组成部分都是从国外进口的,胶囊也是这样。FDA对生产出来的成品药会进行检测,但对进口胶囊的成分进行的检测却很少。”美国皮尤健康组织(Pew Health Group)医药项目主管亚伦·库克尔(Allan Coukell)告诉本报记者,“所以,保证所用的胶囊符合安全标准,这一责任更多的是由制药公司来承担。对美国的制药公司来说,确保其使用的原材料安全可靠也就至关重要。就胶囊而言,最重要的是确保明胶中的重金属含量不超标。”

      如今,胶囊在药品和保健品生产领域获得了广泛的使用。与其他剂型相比,硬胶囊能有效掩盖药物的气味,易于吞服,其多样的颜色和易于在上面印字,也使得药物更易辨识。

      一般说来,胶囊剂使用的辅料平均为4种,明显少于片剂的8~9种。胶囊剂的检测项目也较少。因此,比起片剂来,胶囊剂的研发时间至少缩短半年。

      胶囊剂的生产成本也较低。与片剂相比,硬胶囊剂的生产车间具有操作人员少、交叉污染风险低、工艺简单、生产工序少、所需辅料单纯、成本低等优势。据估计,硬胶囊剂的综合成本比片剂要低25~30%。

      但库克尔表示,胶囊的几个生产环节中,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可能出现质量安全隐患,这包括用于提取明胶的原材料、生产明胶的过程,甚至成品最后包装的环节。由于FDA不对从国外进口的成品胶囊进行检测,因此美国的制药商必须自己严格把关,确保用料的安全可靠。

      “明胶是从食肉动物骨头的蛋白质中提取的。你从便宜的原材料中也能提取出这种蛋白质——比如皮革,但是从皮革中提取的蛋白质含有重金属,所以只能做工业用途。”库克尔说。

      他表示,很多美国制药公司都从国外进口药品原料,而FDA又无法“事必躬亲”进行监管,这为美国的药品市场增加了很多安全隐患。

     “检测很重要,监管也很重要。但最重要的还是行业本身的安全意识。因为一旦出现严重问题,所造成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。” 库克尔说。


< 返回至关于胶囊剂
© 2017 Lonza. All Rights Reserved 常见问题 | 招贤纳士 | 条款和条件声明 | 隐私政策